李佳琦回归释放的隐秘信号

它讲述的剧情梗概是:上世纪70年代,男主角陆焉识经历变故后回家,结果却发现物是人非——女儿有悔,爱人失忆。

就在昨晚,朋友圈里如同过了个节——因为时隔109天后,那个男人又回来了。

在他“消失”的109天里,歌曲《改变1995》式叙事在新时间长廊里被隔空回响拽进了2022。

我身边的某位购物狂魔,就在没有李佳琦的OMG作为晚上“下饭神琦”后,失去了剁手热情。

认或不认,事实就摆在那:李佳琦身上的符号性,已远非“带货主播”四个字能概括。

这里的“符号”,是浸入日常生活之中的,连着的是蓬勃的新商业生态,是强烈的消费冲动,是炽热的世俗化生活。

正因如此,李佳琦早前用“OMG,买它”洗劫女生钱包和花呗时,许多人会将他作为消费主义旗手去鞭挞。

数据显示,截至昨晚21时15分直播结束,李佳琦直播间观看人数超过了6100万人,带货商品基本上都是秒光。

李佳琦的回归,合乎人们的期许:人们期许的,不是“带货一哥”重振旗鼓,而是生活钟摆的指针朝着“正常态”的方位拨动了一点点。

正因如此,李佳琦复播的消息,在很多人因累了、麻了、倦了而宛如止水的内心湖面上搅起了些许波澜。

弗里德曼曾在《世界是平的》中提出了“松社会”和“紧社会”的概念,它着眼的是社会基本面。

在基本面之下,末梢上的松动,也能为宏观上松与紧的张力提供必要的“润滑”。

不要低估李佳琦们的消费拉动力。他们即便谈不上创造了消费时点,也是推动了“消费力”的解放。

李佳琦的大批铁杆粉,就在他消失后失去了网购冲动——他们的多巴胺,更服从李佳琦的“OMG”的召唤。

对很多品牌来说,投李佳琦的实际效用,比投那些Banner、开屏、插屏、视频贴片、信息流等广告还高。李佳琦停播,他们的商品供应链资金链循环也会出现“缺环”。

在著作《引爆点》中,商业观察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曾提出“引爆流行三法则”:个别人物法则;附着力因素法则;环境威力法则。

本质上,李佳琦董宇辉们都是超级推销官。他们可以用“打鸡血”将人们的消费欲望从胆固醇变为荷尔蒙。

不能说李佳琦复播就能立马改变需求萎缩下的消费颓势,但李佳琦复播至少能以消费领域超级KOL(意见领袖)的身份点燃部分人的消费热情。

9月17日,辛巴在直播间中卖美妆产品,看到网友说“粉底液也加不了了”,他脱口而出:

“佳琦快回来了,找他买去吧,买美妆你们不用找我,找李佳琦他们,这都是专业的,你找我啥也不是,我只能谈价格,你们看不明白吗?粉底液上来我都不介绍。”

这不是未卜先知。李佳琦复播,必然要跟品牌提前联系,选好品备好货。他要“复出”的风声,势必会传到那些美妆类品牌商那。

在停播3个多月后,李佳琦带货还能回到从前的盛况吗?这是很多人挺好奇的问题。

毋庸讳言,过去几个月里,直播带货行业的变化与洗牌正在加速,标志就是带货界“四大天王”声势转弱、东方甄选受到追捧。

李佳琦是直播带货1.0时代的标志性人物,1.0时代的打开方式是超级主播,是商品的超高性价比。

董宇辉则是直播带货2.0时代的代表主播,2.0时代情况更多的是个人/机构直播+品牌自播并行,是品质被看重。

可以预见,随着“品牌-平台-主播”三方博弈格局调整、平台在防止“头播寡头化”动机下的流量扶持策略转向,1.0时代的全网最低价招式效用正边际递减。

但李佳琦的叫卖式带货,仍是最具带货效率的带货方式——直播带货终究要回归商品流转效率问题。

人们需要李佳琦归来——那代表了一种有热度有温度有包容度的正常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