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成功与家庭环境、教育方式和社会机遇有很大关系

在抖音刷到一条视频,视频说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大部分优秀的学生都来自于教师家庭和富裕家庭。

仔细回想了一番,发现曾经同学中的大部分好学生,确实都出自教师家庭和富裕家庭,而那些出自贫困家庭的好学生,他们智力上的优势往往持续不了多久,很多人在中途便会陨落。

根据2007年至2016年的高考状元调查显示,85%的状元出生于城市,他们的父母职业占比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教师、公务员和工程师,而且这些状元们的父母,平均也都是本科及以上的学历。

由此我们也可以预估出近几年的情况,可以说,现在留给贫困家庭逆袭的机会真的不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逆袭也会变得愈发困难。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贫困家庭的孩子难以成功呢?下面,笔者将通过《异类》这本书中的部分内容,来分析其中的几点原因。

很多人都认为,贫困家庭的孩子只要有天赋并且足够努力,就可以成功,但在《异类》这本书中,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否定了这两个因素与成功之间的必然联系,并且强调了家庭对个人的影响。

作者为此调查了很多天才少年的事例以及各种社会实验,结果表明,贫困家庭中的天才少年,没有一个仅依靠自己的智力取得成功,那些高智商的少年当中,失败者大多来自底层贫困家庭。

那么为什么在天赋、智商、努力都相等的情况下,贫困家庭的孩子仍很难成功呢?除却贫困的表面,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呢?贫困家庭中的哪些特质,影响了孩子的成功呢?

为此,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天才之忧”这一章中,提到了社会学家安妮特·拉鲁(Annette Lareau)曾做过的一个研究。

安妮特·拉鲁通过对12个家庭的长期观察发现:富裕家庭会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培养孩子,让孩子参与各种活动,总是和孩子商量事情,不会下达硬性要求;

贫困家庭则趋向于让孩子自由成长,与富裕家庭有明显不同的是,贫困家庭的家长们总是爱用权威震慑孩子,形式消极。

这样的教育方式导致富裕家庭的孩子能够形成权利意识,能够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熟悉游戏规则,能够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权益;家境贫寒的孩子则显得十分安静、害羞、顺从。

通过安妮特·拉鲁的研究我们可以知道,贫困家庭的孩子在社交本领方面(如谈判技巧、协商沟通)远不及富裕家庭的孩子。他们一直被灌输服从的态度,没有建立起谈判和协商的能力,这导致他们很难获取更多的社会资源,因而难以成功。

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书中指出,这种与人沟通的能力非常重要,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成功人士仅靠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

事实的确如此,如果我们细心观察生活,不难发现,在社会当中,那些成功者往往是善于合作之人。

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富裕家庭因为有更多的资本,所以可以获取更多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从而塑造孩子各方面的能力,使孩子可以成为优秀的学生。

家庭的资本、资源、人脉,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命运,可实际上,富裕家庭也并非一开始就如此富裕,从他们的祖辈起,就在很努力地积攒资源。

别人的父母都在努力的时候,你的父母不努力,那么你的落后也是情有可原的,所以也有人说,人生从来不是什么马拉松,人生是接力赛。

但财富和资本的差距只是表象,另一方面,底层的贫困家庭中,家庭环境并不是特别的好,大多数父母的素质不是很高,并且伴有很多离异、家暴的现象。

就比如在《异类》中,作者提到的一位陨落的天才少年克里斯托弗·兰根(Christopher Langan),他是全美国公认的天才,智商达到了195(爱因斯坦的智商为150)。

兰根的母亲离婚三次,继父又有家暴行为,这种家庭环境让兰根的性格变得消极,无法在学业上继续前行,最终泯为众人矣。由此可见,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的重要性。

大部分人的生育观念,尤其是年轻人的生育观念,在今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很多年轻人之所以不结婚不生子,其实是在为下一代做考虑。在资源没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时候的生育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如果对孩子来说没有一个很好的资源上的保障,又何以竞争?

所以晚婚晚育、少生优生,是绝对正确的、有必要的,对于没有资源正处在努力期的年轻人来说,这也可以更快地助你实现财务自由。

农村有许多很荒唐的说法,比如说孩子生的越多越好,只要有一个孩子能够出人头地,全家人就都能过上好日子,但我们大家知道,这种观点是极其荒谬的。

从类似这种观点当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问题,那就是穷人的生育观念如果没办法改变,则会更加深陷贫穷之中。

因为本来贫困家庭的孩子就没有资源,倘若真要生那么多孩子,那么资源该如何分配?他们真的能够成为上流人士吗?

而且这些孩子更可能会和父辈一样,深陷贫穷的陷阱之中,从事体力劳动类的工作。

就好比天才兰根,他的家庭贫困,母亲又育有4个孩子,兰根最终就是因为凑不够学费而无奈辍学。

如果兰根的母亲只生育一个孩子的话,那么孩子学费凑不足的情况可能就不会发生,起码相对来说,经济压力要小许多。

教育在改变个人命运的问题上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而教育更是几代人需要努力的。

三代人培养一个贵族,这绝对不是玩笑,精英们首先有开明的生育观念,其次会把资源全都集中到自己的孩子身上,而文化上的优势又可以代际遗传给下一代,所以这个时候,精英家庭的孩子比我们优秀也是合情合理的。

最近这些年,很多人开始意识到,社会中的机遇开始逐渐减少,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想要取得成功,要比几十年前困难的多,而且在未来,想要通过努力取得成功,则会更加困难。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家庭贫困的人就是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如今却跻身中产或是上层社会,这是时代的机遇,然而这种机遇却是极其稀少的,我们目前已经不能抱有这样的幻想。

在《异类》的第五章中,作者列举了许多犹太律师的成功案例,以此诠释了机遇的重要性。

乔·弗洛姆是美国世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出自贫困的犹太家庭,个子不高,形象也不好。毕业后,弗洛姆求职失败,去了同学合伙开的律师事务所。

在美国的20世纪的四五十年代,法学院的学生想要进到大公司上班,除却要有良好的工作能力和个人素质外,还要有很好的家庭背景和关系网络,而且当时的社会,非常歧视犹太人。

由于商业环境变化,有关恶意收购和诉讼的案件突然变得多了起来,华尔街公司收购与公司合并的业务年总金额增长了2000%,最高达2500亿美元每年。

老派律师事务所原本只做大公司股票发行的税务以及法律事宜,根本不做诉讼案件,也瞧不上诉讼相关的业务,弗洛姆的事务所却在此期间积累了大量经验。

其实弗洛姆并没有克服逆境,而是原来的逆境突然之间变成了机遇,他们磨炼多年的技巧,因时势的改变而变得极有价值。

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随后又从更大的时间角度上列举了很多例子加以佐证,诠释了机遇的重要性。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指出,与这一代人相比,这些犹太律师的父辈们更难成功。

因为年龄大的人,他们大学毕业后正值经济大萧条,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他们在40岁左右的时候又赶上了世界第二次大战,这时候应征入伍的话,他们的职业生活和家庭生活都会被打断。

而年龄小的人,他们出生之后经济大萧条已经结束,入伍后三四年战争结束,因为年轻,所以不会产生太坏的影响。

有些犹太律师有幸赶上了美国人口出生率的低谷时期,这时的学生总量很少,学校的教育资源非常充足。

此外,为应对经济萧条,很多优秀的教师都会选择在公立学校授课,这为出身贫困的学生造就了难得的机遇。

他们可以在公立学校就享受到很好的教育,在食堂不用排队,而且社会上的劳动力报价高,贫困家庭的学生打零工就能够凑足学费。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贫困家庭的孩子能否成功,跟时代的机遇有很大程度上的关系。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也在《异类》中表示,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逃脱时代的局限。

社会的机会多,贫困家庭的孩子便能够享受到机遇的红利,但是如果在一个资源匮乏、机会不多、流动性差的时代,那些机会都被富裕家庭牢牢锁死。

比如营造一个和睦的家庭环境,比如锻炼自己的社交沟通能力,也可以通过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去预见未来的机遇,不让自己的努力变得徒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