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枪击惨案后这个协会照常年会 美媒:美国问题在于政治腐败

当地时间27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年会在休斯敦如期举行。而在3天前,刚刚发生导致21人死亡的得州尤瓦尔迪市罗伯小学大规模枪击事件。

在民众强烈的控枪呼声中,步枪协会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在推动销售方面变本加厉。

△5月27日,NRA年会在美国休斯敦乔治布朗会议中心召开,会议中心外聚集了众多抗议者。(来源:路透社)

据报道,休斯敦市长西尔维斯特特纳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其实全国步枪协会本可以选择推迟大会,特别是在枪击案遇难者家属准备举办葬礼时。他还表示,休斯敦市没有取消大会的“合法权力”。

在年会召开前,NR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反思这些事件,为受害者祈祷承诺加倍致力于确保学校安全”。而讽刺的是,在年会上,NRA执行副主席韦恩拉比尔在谈到校园枪击案时说,拥有者“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子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永远珍惜和保护我们捍卫自己和社区的基本权利。”

△NRA执行副主席韦恩拉比尔在年会上发表讲话(来源: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南达科他州州长诺姆敦促与会者在与呼吁控枪者的斗争中不要退缩,甚至说“现在是我们加倍努力的时候”。

这已经不是NRA第一次在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后立即举行大会。1999年,在科罗拉多州科伦拜中学枪击事件发生几天后,NRA在丹佛继续举办活动。该组织完全无视血腥惨案,狡辩称教师应该武装起来,或将枪击事件归为暴力电子游戏和其他社会问题的产物。

美国军火商更是赤裸裸地展示其罪恶。丹尼尔防务公司5月16日曾在推特上发布一则广告,内容是一名小男孩席地而坐,把玩一把突击步枪,配文是“教育孩子使他走正道,他长大之后就不会走歪路”。正是这家军火商生产的突击步枪,酿成了24日得州小学的枪击惨案。

NRA年会的展厅上,与会者在展位前观赏步枪、手枪、狩猎和突击步枪。在街对面,抗议的孩子们拿着死于枪击的儿童照片和标语无声发问:“我会是下一个吗?”

△5月27日,与会者在NRA年会和展览上参观(来源: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歌手唐麦克莱恩(Don McLean)、拉里加特林(Larry Gatlin)和李格林伍德(Lee Greenwood)分别取消了原计划在NRA年会上的演出。唐麦克莱恩在一份声明中说, “我敢肯定,所有计划参加这次活动的人也会对这些活动感到震惊和厌恶。毕竟,我们都是美国人”。拉里加特林发表了一份支持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的声明,称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5月27日,抗议者在休斯敦乔治布朗会议中心外高举谴责NRA年会的标语(来源:)

美国最大教师工会全国教育协会主席贝基普林格尔参与了对NRA的抗议活动,她说,“更多的等于更多的暴力”“应该禁止攻击性武器”。

休斯敦活动家约翰尼马塔呼吁全国步枪协会停止大会并为遇难者举行追悼会。

然而一直以来的抗议如同以卵击石。在法律层面,各项控枪法案也遭遇诸多挑战。

根据吉福兹防止枪械暴力法律中心的数据,目前只有佛罗里达州、华盛顿州、佛蒙特州、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和夏威夷州六个州将长枪的最低购买年龄提高到21岁。全国步枪协会曾试图推动佛罗里达州废除控枪法,声称“这项禁令侵犯了所有18至20岁的人行使第二修正案赋予的购买的权利”。

控枪力度最大的加利福尼亚州去年7月实施了一项新法律,规定禁止向除执法官员和武装部队现役人员之外的18岁至21岁的个人出售半自动中心发火步枪。今年5月11日,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加州这项法律“违宪”。

《得克萨斯论坛报》当地时间5月26日报道说,得州沃斯堡众议员妮可科利尔在一份声明中质问,为什么我们要接受一个不允许18岁孩子购买烟草产品却允许他们购买突击步枪的政府?“政府的虚伪令人震惊!”

1996年4月28日,28岁的澳大利亚人马丁布莱恩特(Martin Bryant)手持柯尔特AR-15步枪在塔斯马尼亚州亚瑟港市枪杀35人。两周后,联邦和州政府同意禁止半自动和泵动式。随后还推出其他措施,包括回购计划和公共教育活动等。

△1996年澳大利亚亚瑟港大规模枪击案之后,澳大利亚政府禁止了半自动和泵动式,并推出回购计划。(来源:路透社)

2020年,加拿大一名精神错乱的51岁牙科技师加布里埃尔沃特曼(Gabriel Wortman)在新斯科舍省枪击22人。随后加拿大政府颁布了禁止包括M16、M4、AR-10等类型在内的1500种“突击型武器”的政令。

以色列的管制法律也比美国严格得多。在以色列如果想购买,必须获得政府许可。许可证的要求包括满足最低年龄限制(未曾在军队或国家服役的人为27岁)、通过安全测试以及获得由医生开具的证明身心健康的凭证。以色列很多想要购买的人都被这些限制条件卡住了,即使获得许可,也仅限于购买一把限购50发子弹的手枪。而美国得州小学枪击案的抢手在18岁生日后就合法购买了两支AR-15步枪以及375发子弹。

《纽约客》网站称,其他国家并没有完全消除大规模枪击事件,但他们已经实施了改革。反观美国,问题背后是政治和制度的腐败,在解决这些系统性问题之前,一切都不会改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