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余野生苏铁隐身梅林(图)

昨天上午,记者随王晓明博士现场查看。从梅林水库入口处进山后,记者向西一直走了近30分钟,然后再爬过两座较险的峭壁,进入一片茂密的山林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了发现苏铁的现场。

现场海拔100米左右,一条水沟从山上蜿蜒而下,沟两边则是密密麻麻的植物。第一株苏铁在小沟入口处北侧,距沟底约2米左右,伸出的枝干有20多根,枝干两侧布满小刺,胸径10厘米左右。

“前面还有很多!”在王博士的指引下,记者猫腰前行20米后,赫然发现有6株野生苏铁,沿水沟南北两侧分布,它们高1.5米左右,胸径10-15厘米不等,或紧邻水沟边,或与其它植物缠绕。

继续往前走,记者不断发现大小不一的苏铁,它们几乎都沿水沟分布。王博士说,过去,由于梅林水库蓄水,一直没有机会进到山里调查。

今年春节刚过,他们组织有关科研人员进山进行调查时,由于深圳久旱,梅林水库早已见底,他们得以从水库一侧进入梅林后山深处调查。2月28日,他们来到这条山沟时,突然发现这些植物,沿这条沟谷分布有1000多株,600多株已记录在案,采集标本有300多个。

在沟谷尽头,记者见到本次发现的最大一株苏铁。这株苏铁距水沟南侧5米左右,它有2米多高,1米多长的20多根枝条枝繁叶茂。

与这棵苏铁斜对,在这条沟谷的北侧10米处一个高坡上,记者见到了3株小苏铁苗,周边全是芒草等地被植物。随同的王博士喜滋滋地说,这些小苗的发现,说明这片野生苏铁种群能够根据自然规律实行自身演替,如果周边环境不被破坏,它们将世世代代在此繁荣昌盛。

记者此行还发现不少苏铁树已开始枯死,有的一部分枝条已枯死,有的只剩下光光的树桩。据统计,目前已有近半数的苏铁面临这种窘境,主要原因一是在这条谷两侧,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薇甘菊等藤本植物,把苏铁完全包住,苏铁没有阳光就渐渐枯死,二是由于周边山体被毁林种果,地表植被遭破坏,水源涵养有问题,再加上有些在山上水沟里捞野螺、野虾等人为进入,苏铁生长的生态环境被破坏。

记者随后与国内苏铁研究专家、植物学博士后王定跃联系。曾在仙湖植物园苏铁园工作10多年的王定跃根据标本断定,这片苏铁属仙湖苏铁,是由他自己命名的一种植物。仙湖苏铁最早是1989年在仙湖植物园发现的,当时他们在筹建仙湖苏铁园时,发现园内有两株,在此居住多年的同事告诉他这种苏铁深圳梧桐山有很多。后来,他又在广州的华南植物所发现了几株,不过那时都以为这些苏铁为台湾苏铁。经过仔细比较,他发现这些苏铁与台湾苏铁在种子、雄雌花球等植物的形态学特征有明显不同,王定跃由此断定这是一个新种,为了纪念仙湖保护苏铁筹建苏铁园这一重大举措,他命名其为“仙湖苏铁”,这一成果目前也得到国内外同行的认同。

王晓明博士告诉记者,梅林后山发现这么多的苏铁,说明整个塘朗山过去自然景观、地表植被非常好,物种多样性也非常丰富。他呼吁有关部门拿出切实可行措施,组织人力清除薇甘菊等植物,封山育林,为这些野生苏铁创造良好的生长环境。

苏铁是一个古老的植物类群,早在古生代石炭纪便已来到这个地球,距今约2亿多年,而在中生代侏罗纪达到其鼎盛时期,此时恐龙正称霸地球,苏铁类群十分丰富,仅在四川宝鼎区晚三迭世纪地层中就发现苏铁类化石达50多种,之后逐渐衰退,大部分类群相继灭绝,现在3科11属约240多种,故有“活化石”之称。

标签: